莫特雷尼

存东西的小仓库

破关

琥泉城破关了,生灵涂炭一片狼藉。
不管怎么岑朝乾之前十几年对他做了什么,这片地方都是岑轩墨长大的地方。
更别说了第二大仙门翎霜阁还在这。
他要上山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到达凝霄峰脚下的一瞬间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高耸入云的山峰看不见了,那条少许有些青绿植物的石径也看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灰白的暴风雪,凌冽的风雪围绕着凝霄峰,阻隔了上山的路,被狂风卷起来的雪花锋利的仿佛要割破身上的衣袍。
“融雪大阵?”
他认得到这场暴风雪,多年以前翎霜阁开启过一次,北地妖兽暴起的那次阁内的孩子们太多了,以尘夏长老为主的三位长老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大阵。
虽然是被称为融雪大阵,但是实际上是杀人的护阁大阵。就像平静的风暴眼一样,翎霜阁被护在正中心,外围全是灌注着灵力的雪花与寒风,灰白色的暴风雪对任何意图侵入翎霜阁的人只有一个目的——杀。
“岑兄……”浔千里也认得,剑星门做为六大仙门之首,藏书阁里记载着每个仙门的阵法,只是……“邪祟是不是……不然翎霜阁的位置应该不会起阵的……”
“走,进去看看在说。”
“可是这个融雪大阵我们不能进的吧!”
“我说可以就可以。”
伸出一只手贴近最外层的暴风雪,还没完全靠近就被寒风划开了皮肤,掌心里的血没来得及滴落就变成鲜红的冰珠,顺着暴风卷进了雪花里。
岑轩墨揽住了浔千里,冰寒的灵力渗透出来包裹住了两人。
“跟着走。”
以藏书阁来说,每个仙门独一无二的大阵是不可能被破解的,只有两种方法会被停下来。
一是长老灵力全失……这个就等于战死。
二是确认安全被长老们主动停下来。
但是,被弟子破解的事情从来没有出现过,岑轩墨的血让浔千里不能理解。
其实很简单,岑轩墨那冰冷的灵力可以轻松的混进暴风雪之中,而血珠只是为了让他自己找到能走的路罢了。
一黑一青的两人并肩踏入了暴风雪,衣袍翻飞,在雪花的遮挡中好像一尾黑一尾青的鱼在白浪翻腾的长河之中逆流而上。
两人越走越慢,浔千里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他转头看了看岑轩墨,对方面无表情看了一路这些不知道是谁的血迹。
往上、往上,想马上到阁内去,岑轩墨抓着浔千里肩膀的手也不自觉地加重了力度。
两人到了门口,白衣白发的尘夏长老没有了往日的云淡风轻,只身一人坐在前坪阵眼的位置。散乱的长发沾染了血污,和弟子同样式的长袍上沾满了鲜血。
“你……回来啦……”
尘夏笑着说,面对大家最头疼的弟子强打起的精神顺着嘴角的血液流走。
“别说话了,把大阵停下来。”
“他……还在……现在……在暴风雪里……迷路了……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找到……”
“我说过了,停下来!只有你活着了,想死不要死在我面前!”
“是……苏、苏白……他……”
尘夏一边咳着血一边想把事情都说出来,结果被浔千里一掌切在了哑门上昏迷了过去。
“请您好好休息一下吧,尘夏长老……”
浔千里看着停下来的暴风雪抱着尘夏放到了屋内,走出来拉着岑轩墨问:“苏白是你的二师兄吧?几年前见过一次……这是怎么回事?”
“入魔了,之前师傅带几个师兄去找什么,最后只有师傅和大师兄回来了……”
“接下来怎么办?苏白师兄好像还在山上吧,翎霜阁其他的弟子……”
“应该是被疏散了,刚刚看了下几个小家伙都不在,尸体也没有那么多。我应该知道他们藏哪了,在这之前……”
“嗯?”
“抓住苏白,关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