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特雷尼

存东西的小仓库

日常订单(日间)

“小莫啊,还没开学的话多做点事呗!”老板调整着脚上义肢的零件头也不抬的说着工作的事情,“你看这几天不是带着你跑了几次吗,丢给你的导航也有新重庆的小路,你一米八的个子到处跑跑不会丢的对吧?”
“是倒是,但是……”
“但是啥呀,没什么但是的,老客名单也给你了,包也丢给你了,电话接线也通到你号码上了,今天我要安心偷个懒,你就试试自己跑跑吧!要熟悉一下路线和人,哦记得态度一定要好,你可以笑的很好的就别板着脸知道吗?”
刚打算说什么的莫羽鹰完全来不及说话就又被老板打断了。
“对了你还要在锻炼一下,速度有点慢,到时候配个古早一点的小电瓶应该会好一点,现在到处跑跑,开学了之后有事让你到学区那边配送就好了。”
在哎呀哎呀我真贴心我这种好老板太少了的碎碎念中小莫独自的背上了外卖包抛下一句“老板我先走了!”然后飞快的开溜了。

“哥哥!来电话啦!快接啊傻哥哥!”
莫羽鹰按掉妹妹强行录的铃声之后用着和面部表情完全不一样的爽朗轻快的声音回答刚刚接通的电话:“喂,您好,这里是新重庆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外卖快递中和运送服务中心!”
“喂,是外卖小哥吗,警署这边一杯胸毛咖啡,送到解剖室来。”
夹着手机一边回应着好的稍等就到,一边翻阅着老板给的熟客名单。
“警署……解剖室这边是罗警官。”
没过一会又是几个号码相近的电话打了进来:“小哥,警署治安巡逻办公室这边要一份番茄锅。”
“刑事犯罪科要一杯加大波霸炭烧奶茶谢谢!哦对,还有烤串五份随便的!”礼貌的男声点完自己要的东西之后立马被清冷的女声插了进来,好像是强行凑到话筒这边喊了起来一样,“小南你不能吃独食的,小哥呀一份白粥一起送过来啊!”
“好的,稍等就到。”
没想到同一时间会接到警署这么多单子,这是聚在一起点外卖吗?为什么不是送到一起?
想完无关紧要的事情之后按照订单内容和老板的教导,能连起来的店和节省时间的方式……
“嗯,先去宫老板那边订餐吧,正餐好像都有,烤串的话……这个南sir怎么回事,大中午的吃烤串和奶茶当主食吗?”
到宫老板的餐馆订好了要的东西之后看着手上的单子,咖啡要到Uni.买,奶茶的话小三奶茶有加大杯波霸,买好带过去刚好可以拿到打包的番茄锅白米粥和烤串,就这么带着这些东西装好了前往旧警署。

夹克里面身穿着黄色制服,很顺利的就进入了警署,和前台咬着指甲看男同事照片的女警官打了招呼之后看着警署平面图小声念着:“治安巡逻办公室最近,然后是解刨室吗,最后去刑事犯罪科,好。”
敲了下透明的玻璃,发现没人理,推开门之后马上听到了什么“倒拔垂杨柳!”“杨柳锁了!”“水空那个家伙我会怕他?”“柳同志你认命吧。”“他跪在地上求我不要死。”“柳色你好给啊。”这些奇奇怪怪的话。
莫羽鹰觉得场面有点混乱,想了想探进去半个身子用营业笑容问着里面:“李警官是哪一位?您的番茄锅到了!”
“哦,是我的,谢谢你呢。”李无涯李警官看了看面生的外卖员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随口问了下,“今天不是小哥来送吗?”
“我是新员工,老板让我试试单独出来跑跑!这个是电子账单请您支付!还有您的积分卡可以交给我盖章了!”
“嗯,好的哦。”
完全无视后面吵吵闹闹同寮的李警官面带微笑的搞定了所有的事情之后还不忘说句“谢谢你了”,转身带着自己的番茄锅回到位置上去吃了。

解剖室有点绕,可能是因为功能的原因比较靠里面,周围也是安安静静的没什么声音,和治安巡逻办公室透明玻璃门不一样,解剖室厚重的大门感觉隔绝了门外一切的声音,用力的敲了几下之后门终于打开了。
走到门口的是穿着白大褂的温贝托族警官,不过和医院见到的白大褂有很打我的区别,那就是……这位罗警官的白大褂上都是血。
想想毕竟是解剖室,法医有时候也会碰到被害人尸体溅出血液的情况,看着对方双手也沾满了鲜血还拿着疑似头骨一样的东西,对此莫羽鹰的身体稍微有一丝僵硬依旧是用着营业笑容和对方打招呼:“罗警官您……的胸毛咖啡到了。需要我帮您放到哪里吗?”
“哦,谢谢了,给我就好了”温贝托警官随手放下了头骨接过咖啡喝了一口,然后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张同样沾了血的积分卡,“给,谢谢了。”
掏出复古小印章之前从口袋里摸出了习惯性塞着的纸巾,擦干黏着的血迹之后盖上了印章。
老板明明是很喜欢高科技的人,对很多新东西也有很大的兴趣,不过有些事情上会固执的对复古的东西充满了好感,比如莫羽鹰手里的印章,其实是怀旧外观是电子光印,但是每次的开启触发是和很早以前普通沾了光油或者印泥的印章一样,对着哈一口气才能印下去。
面带笑容的把积分卡递回去之后,温贝托族的罗警官开口了:“小弟你要不要进来坐坐?我这里有之前带的烤脑花吃。”
“您太客气了,我接下来还有工作就不打扰您了!还有抱歉的就是我对内脏这些不太擅长,不过非常感谢!”

最后的目的地是刑事犯罪科办公室,好像因为有临时关押犯人的小房间所以和其他科室错开了楼。
门窗都是着开的,从办公室里飘散了一些烟味出来,还没开口打招呼便被一位粉发的警官堵在了门口。
“谢谢了啊!”
名叫南燕的警官一只手抄走了莫羽鹰提在手里的外卖,飞快的去分给了办公桌后红色长发女警官,又和龙卷风一样拿着积分卡跑了过来。
“南警官您的衣服……”
“嗯?我衣服怎么了吗?”
看起来是没发现一样,南sir的制服前襟上还黏着饼干碎屑。
“警官您胸口上沾着饼干碎屑!”
“喔……”
南sir在身后的大笑中沉默的拍干净了制服,闷头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喝着奶茶吃着烤串,时不时还提防着其他同事伸手过来抢。
……真辛苦啊,警官们。
结束了警署的配送,一身轻松的莫羽鹰离开了旧警署大楼,出门前看了眼前台的女警官,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恐怖的话题。
“警署的帅哥们怎么都是蚊香啊!”
真是不敢听呢……快点回到老板店里去吧……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