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特雷尼

存东西的小仓库

凝霄峰初见

凝霄群峰上终年积雪,冷冷清清的氛围和山下热闹的琥泉城宛如两个世界。
——确实是两个世界。
仙门终究是仙门,即便是要入世也不会将整个仙门放入俗世之中,这一点,翎霜阁是几大仙门中最极端的。
外使从刚出生的婴儿中找到有天赋的孩子带上山,从此便不再下山,更有甚者更名改姓从此不再与家人相见。只有后来求师的和天赋并不算优异的一些弟子留在外阁,这些外阁弟子可以在每年的年节下山回家与家人相聚。
翎霜阁今天的动静不小,年轻的弟子们都被叫去了主峰,唯有一个例外。
这个例外在刚来短短两年就打破了凝霄群峰的宁静。
掌管琥泉城的大家族岑家,在岑老爷子过世之后翎霜阁按长辈的约定带走了遭到父亲严加看管的嫡长子岑轩墨。
刚上山的岑轩墨还是那个被父亲打伤、对家里没有一丝感情,宛如杀人机器的少年,现在倒是在这个宁静和平的地方恢复了正常少年的心性。
此刻这个少年并没有听从口谕前往主峰,反而披着大氅在雪地里行走。
阴沉沉的天飘下了灰白色的雪,岑轩墨懒得抖掉那层落在身上的雪花,轻巧的踏在雪地上留下了浅浅的足印。
“真无聊啊,不就是那什么什么门还是阁的掌门来了,有必要吗?去了又不会给见面礼。”
从大氅中伸出手一掌击在树干上震落了积雪露出枯树纯黑的样子,岑轩墨一跃坐上了这颗枯树的主枝,远远的看着汇集在一起的人群。
“啧,都没人可以玩了,一堆人在一起真是白的刺眼。”
翎霜阁弟子的服饰都是纯白的,只有内阁外阁的金丝蓝线的区别,每一位都宛如白鹤一般清冷的接近不得,总有心怀不轨之徒背地里盘算着这些高岭之花如何纳入自己手中。
百般聊赖的岑轩墨懒懒的看着人群,不明白那些同龄弟子在兴奋什么,不就是那个自己都不记得名字的仙门来人吗,又不是什么绝色美人或者稀世珍宝来了。
看着看着,纯白的人群有序的分流开来让出了一条道。
岑轩墨并没有关注另一个仙门的掌门是什么样子的,只是看到了从雪中走出来的一抹青色。
青衣的小少年跟在自己师傅的身后,脸上挂着不符合年纪的沉稳,恬静又含着温和的笑意。宛如春日暖阳,多大的风雪都会避开他一样,连主峰上空飘着的灰色的雪也变得明亮了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远处的视线,如湖水如天空的蓝色眸子往向了岑轩墨在的这棵树上,看到了斜靠在树上仿佛孤寂乌鸦一般的纯黑少年。良好的教养令这位青衣小少年笑弯了眼,轻着点头示好,再次抬头时树上的岑轩墨已经不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