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特雷尼

存东西的小仓库

幼狼与疫医

在高楼耸立的城市边缘有一间小房子,里面住着一位像是医生的男人。
鸟嘴面具,破败的披风,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中世纪的瘟疫医生,如果忽略不计他那一身疑似高科技战斗服的衣服就好了。
接下来的故事就叫他医生吧,不过他从来没有救治过别人,工作是驱除城市里“不好的东西”。
医生并不合群,不,准确的说,医生只是被其他人排除出来了而已。
这座光鲜亮丽的城市里不需要有清道夫一样的人住着,这种人只用在被需要的时候叫过来就好了。
今天结束了工作的医生路过了市场,这里的市场除了卖一些零零碎碎的电器零件还有二手旧货以外,还出售另一种东西——生物。
“你是医生吗?买下我吧!”
被叫住的医生停下来看了过去,出声的是被铁链栓住手脚的狼人,从脸看起来还是没成年的狼人。
脸上脏兮兮的,毛发也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只有一双亮晶晶的灰棕色眼睛弯弯地笑着,喊着医生露出了有些长的犬齿。
医生停下了脚步沉默地看着这只即使是被栓的紧紧的也没有什么特别情绪的狼人,想看看他会说出什么话来。
耳朵一晃一晃的幼狼歪着头看着医生问:“我觉得我生病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办,你是医生能不能带我回去?我什么都能做的!”
幼狼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衣服,铁链哗啦啦的响着,露出了在胸口心脏的位置,有一小块空洞。
黑黑的、什么都没有。
“你少了什么?”
“不知道呀,所以想要医生你看看!”
“嗯。”
医生把幼狼牵回了自己的家里,像是对待宠物狗一样拖去洗澡、吹干、露出了幼狼原本灰灰的、柔软的头发,然后丢上自己的背心让狼穿好。
宽大的背心露出了胸口的空洞,医生伸手摸了过去,凉凉的,像是有风吹过一样,鸟嘴面具下面无表情。
“忘记了。”
“啊?”
幼狼的脸上露出了不解的表情,但是依旧像是在微笑一样。
“你忘记了,如何下雨。”
医生说的话让人有些难以理解,幼狼也是这样。
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医生收回了手,摘下了自己的面具,像是鹰一样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幼狼。
“……”
啊啊,是下雨啊……
医生的眼睛里倒映着的幼狼耳朵动了动,歪着头思考了起来,脸上一直挂着的有些僵硬的微笑慢慢的收敛了起来。
灰棕色的眼睛里像是被云盖住了一样,之后便下起了小雨,雨珠啪嗒啪嗒的滴在了木地板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水迹。
“我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但是又好像从来没有过。”
灰色的狼擦掉了脸上的泪水抬头看着认真的医生,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可是根本想不起来。
“找回来就好,找不回来就重新找一个。”
平静的话语和平静的表情刺激到了年轻的狼,暴起的狼人扑向了医生,锋利的爪子按住了对方的肩膀,紧紧扣住的样子仿佛还在对方肩上留下了几道血痕。
“不可以!那个人很重要!那个人……那个人是谁……我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唔……”
压在身上的幼狼被医生抱住了,头贴在渗血的肩膀上。闻到了一丝不算浓烈的血腥味之后,幼狼冷静了下来,破损的衣服露出了伤口,不知道为什么幼狼想起了自己治疗自己的样子舔了上去。
有些熟悉的味道……
不爱说话的医生让幼狼舔舐着自己的伤口,不是很舒服,但是也不讨厌。
手摸着对方浅灰色的头发,医生心里有一件事情绝对不会说出来,胸口的那个洞……是失去至亲才会产生的,这只狼人唯一的亲人已经不在了。
“能睡床吗?”
幼狼不知道为什么医生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想了想还是回答了“能。”
“楼上第二间是你的房间了。”
这一次幼狼听懂了,这是让自己留下来的意思。
“嗯!”
从此再这个城镇里,哪里需要医生他就会去哪里,只是和原来不一样了,医生的身后跟着一位尾巴摇晃的不停,脸上挂着灿烂笑容的狼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