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特雷尼

存东西的小仓库

死神与神父

虔诚的老神父今天也在做着祷告,教堂里的神像慈爱的看着他。
一直低着头的神父突然开口了:“大人,您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呢?”
神像身后走出了穿着黑袍戴着半个骷髅面具的男性,手中的镰刀散发着和神圣的教堂不一样的味道。
“我来看看。”
回答神父的是冷漠又疏离的声音。
“您又想看什么呢?”
神父并没有感到害怕,眼镜下的蓝眼睛温柔的看着年轻的死神,仿佛在看一个认识许久的朋友一样。
“这间小教堂里可是什么都没有哦。”
“有的。”
死神答着,他刚来这片地区,不过虽然说是刚来,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有许多年了。
“这里有我该带走的人。”
骷髅面具外的棕色眼睛看着神父,似乎有一些复杂的感情。
死神来这里的时间,把整个地方都看在眼里。看着这位神父从年轻到年迈,他虔诚无比,把自己献给了神,用自己的双手去帮助了无数的人。
“要带走我了吗?”
没有出乎意料的声音,就好像神父已经知道了一样,依旧是温和礼貌。
其实神父已早就知道了,这位年轻的死神从来了这片地区之后就时不时会到教堂来——是那个坐在角落里沉默寡言的棕发年轻人。
“嗯。”
死神先生还是不愿意多说话,点了点头走近了神父向他伸出手。
“跟我走吧。”
死神与神父2

神父应该上天堂,这个是小镇每一个人都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应该由洁白美丽的天使接引带去那个令人无法想象出来的地方。
只不过谁也不知道,其实不管是谁,好人或者坏人,只要是死亡就都会由死神接走。
善良的灵魂们会踏着那个一半黑一半白的阶梯,走向上行的纯白的路。
而邪恶的灵魂会带上沉重的手铐脚镣,被推下漆黑的楼梯。
每次每次,年轻的死神先生都会站在黑白楼梯的分界线,冷漠的告诉那个灵魂应该往哪走。
不过好几次,邪恶的灵魂都想往上跑,逃去温暖的天堂,最后只能被死神先生那把刻了字的老式左轮洞穿了胸口。
“又一个。”
死神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冷淡。
这一次死神头疼了,他居然对普通的灵魂有了奇妙的感情。
有着人类假身份的他其实经常出现在小镇,以一个普通的青年的样子出现,和面具下的自己一模一样,只不过还是让人觉得不好接近。
神父是他听到的最多的名字,几乎每个人都会提到。
天真无邪小孩子们总会拉着神父的手请求神父讲故事给他们。
满心烦事的大人们总盼望着神父带走那些让他们不愉快的事情。
而死神,总是看着这一切,直到有一次。
“年轻人,你怎么了吗?”
神父笑着问死神,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年轻人。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的事情就算说出来了神父也不能解决,可是年轻人还是开口了。
“我有一份工作,枯燥无味,令人生厌,但是十分重要。”
“非你不可吗?”
“嗯。”
“那一定是只能由你做才能让人幸福的事吧。”
“幸福?”年轻人想了想死神的工作,“也许吧……”
“辛苦你了,如果累了的话就来教堂坐坐吧,虽然这里什么都没有,但是可以让人安心下来。”
年轻人没有说话,越过了神父看向了低头露出慈爱目光的神像,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然后对着神父点了点头,走出了教堂,从此,每隔一天最后一排的靠墙位置上都会坐着一个大家记不清名字的年轻人。
年轻人不会和其他人打交道,只有在祷告结束之后去和神父说上一句话。
某天,教堂的钟声响起了三声,这是祈祷的声音也是悼念的声音。深受大家爱戴的神父先生离开了这个世界,教堂角落里的那个年轻人没有在这一天出现。
其实年轻人已经来了,只不过披上了无人可见的黑袍,向着神父伸出手,已经拉着半透明的神父穿过为他哀悼的人群走到了教堂之后的黑白楼梯上。
“从这里往上走吧。”
“一定要离开吗?”神父温和的问着。
“……也不是,不过,不去天堂的话你要去哪里?”
“留在这里,可以吗?”
“……”
死神先生没有说什么,从那天之后每一个被领到黑白楼梯上的人都会看到,黑袍的死神身后站着一位半透明的幽灵,幽灵先生会对每一个上天堂的人招招手,露出温和的微笑。

评论

热度(3)